贩卖家长焦虑 “提前教学”禁令下培训机构暑期班暗藏玄机

2021-05-04| 发布者: yl4530| 查看: 61

记者走访的新东方青龙寺校区家长花钱买个安宁,总觉得报了班孩子新学期不落下的可能会更大一些老师:超纲、提前教学的问题,一方面源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一方面是培训机构在贩卖家长焦虑专家:从长远 ...

    

记者走访的新东方青龙寺校区
家长
花钱买个安宁,总觉得报了班孩子新学期不落下的可能会更大一些
老师:
超纲、提前教学的问题,一方面源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一方面是培训机构在贩卖家长焦虑
专家:
从长远看,培训班不仅不会帮助孩子学习,甚至还会扼杀他们学习的热情和兴趣
今年7月中旬,省教育厅发出通知叫停超标超前培训,并要求县(区)级教育行政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在假期开展的中小学生学科类培训班严格审核备案。一经发现有超标超前培训内容的,须立即整改。但华商报记者近期走访发现,这种超纲和提前教学仍以各种方式存在于不少培训机构。
记者走访
培训机构同步新学期课程是普遍现象
学而思:测评后分班名额有限
7月25日,华商报记者在学而思科创路校区以新三年级家长身份咨询(即9月份开学上三年级)。
前台一位老师说:“有暑期班,但班课名额所剩不多。如果要报名须先测评,根据学生水平分班,再看有没有名额。新三年级班一期10天,单科2000元,新三年级有优惠,两科和语数英三科同价,都是2600元,费用包括所有教材。”
记者看到,在一本三年级暑期一至十讲的大语文教材中,其中一课用画思维导图的方式分析了李白的生平,而数学的教材中,除了点线面、计算平均数等内容,还有很多数独游戏。
领军教育:暑期班的培训内容就是三年级要掌握的
8月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以新三年级家长身份前往西安交大街领军教育咨询。
一工作人员介绍,暑期班课安排中,有针对新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的语文和数学等科目。“新三年级的课程还有优惠,领跑数学10天的课程优惠价99元,语文阅读写作100元/次,也就是说两科都报10天课程1099元,新四年级、新五年级的收费标准是60元/次和70元/次。第三期8月5日开课,一个班4到15人。”该工作人员还说,“我们还有三年级北师大同步暑期课程规划,数学的10讲内容包括找规律、巧算加减法、乘法、除法和计算周长和平均数等,这些就是三年级需要掌握的。”

优胜个性学:上课内容以新学期教材和老师讲义为主
8月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前往北沙坡路的优胜个性学,以新三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咨询。
一工作人员说:“班课的报名7月份已结束了,现在只有一对一课程,每节课150-170元,一次两个小时,可以免费试听一次。课程内容针对新三年级内容,是我们自己的教材。”老师介绍,与班课不同的是,一对一教学更针对个人,根据孩子水平进行查漏补缺、同步提高。
在该机构的翠华路校区,华商报记者又以新二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希望提前预习二年级课程咨询。一工作人员也介绍主推一对一的辅导,上课内容则以新学期的教材和老师讲义为主。
赵九江教育、聚能教育:有自己的教材绝不局限于课本
赵九江教育、聚能教育主要针对语文单科,主要是阅读和作文。两培训机构均表示,他们有自己的教材,绝不局限于课本,但是都同步三年级的大纲要求。
平行线教育:初中的一些知识点也会有,但讲得更简化
8月1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以新四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前往平行线教育师大校区。
一工作人员从柜台中先拿出教材说:“补数学,找我们平行线就对了。我们最早就是做奥数培训的,在数学辅导方面有优势。”
该工作人员在介绍教材的编排时,还特别提到:“包括初中的一些知识点咱们也会有,但是会将其讲得更简化些。”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三升四年级的暑期班已结束了一期,还有一期从8月5日开始,课期一般是12天,共计1400余元。
在工作人员拿出的教材中,华商报记者看到针对“新四年级”学生的教材标注为“四年级”。
学大教育:巩固三年级知识点预习四年级知识
7月底,华商报记者还曾前往学大教育经开校区咨询。
记者以新四年级学生家长询问是否可提前学习四年级课程,一名工作人员说:“有,一个是暑期班,课程已经快结束,一个是秋季班。”之后,该工作人员还展示了暑期班、秋季班的课程内容,并介绍说:“我们都是自编教材。暑期班一般会先巩固三年级所学的知识点,然后再对四年级的知识进行了解和预习。”
华商报记者看到针对“新四年级”的学生的课表也直接标注为“四年级”。授课内容有巧算面积、余数的除法等内容。
华商报记者以此课表咨询一资深数学老师,他认为:“如果按照四年级的教学大纲来看,这份课程内容并不超纲。但如果是针对即将升入四年级的学生,那应算是提前教学。”

新东方:可提前教授新学期课程
7月25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曾以新四年级学生家长身份前往新东方(青龙寺教学区),咨询是否能提前学习四年级课程。一工作人员说:“有,暑期班。”她简单查询后即告知,8月中旬有新班开班。
华商报记者在其微信公众平台查询到了对外公布的所有暑期班的授课内容,有1到6年级的语数英课程。
针对新四年级的学生,课表上也直接标注为“四年级”,虽然分为“好学”和“精进”两个班,但授课内容基本相似,都有“祖冲之量车轮”等内容。
华商报记者以此课表咨询一资深数学老师,他认为这样的授课内容不管是针对四年级还是新四年级的学生都有超纲之嫌。“但是否超纲仅从课表来看也并不完全准确。主要看老师授课内容,如讲授祖冲之量车轮时若涉及圆周率内容,就属于超纲或提前教学。”
为何报班?
担忧政策落实不了
大部分家长认为能报就报
家长一:报了班孩子新学期不落下的可能会更大一些
华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在培训班外等候孩子放学的家长。针对“超纲、提前教学”的禁令,大部分家长担忧政策能否真正落实,能报就报是家长们的普遍的心态。
“不怕同学是学霸,就怕学霸放暑假。我孩子的一个同班同学暑期就报了7个培训班。”一位新三年级的学生家长说,“二年级下学期时,老师就不断强调三年级是分水岭,是拉开差距的关键。”作为家长,她怕孩子暑期玩得太疯,除游泳课、英语自然拼读、写字课外,还给孩子报了新三年级的语数两科暑期同步班。就是花钱给自己买个安宁。总觉得报了班孩子新学期不落下的可能会更大一些。
家长二:想让孩子小升初时进名校
还有一名想让孩子在小升初时进名校的家长说:“孩子成绩在班里不错,五年来考试基本没下过前三。从三年级起,我们一直给他报着课外提高班,老师授课内容会有几何等方面的内容,但孩子学得并不吃力,我也觉得挺好。近几年,小升初的政策连续变化,家长不管怎么焦虑,该报的一个班都不敢停。”
家长三:别的孩子都在报班,自家孩子能不报吗?
也有家长显得有些纠结。“孩子课业压力大,我们作为家长能不心疼吗?”一名马上新五年级的学生家长说,“小升初政策几乎年年调整,这些方面,普通家长真是无能为力,能做的只有把孩子的能力提高。别的孩子都在报班,自家孩子能不报吗?”
家长四:提前预习不应该是个完全的坏事
还有的家长说:“所有科目的学习肯定都是一个体系,有句古话叫‘预则立’,提前让孩子了解一些内容也未尝不可。况且这些暑期班就等于给孩子把新学期的内容提前预习了,不应该是个完全的坏事吧?”
教师说法:源于家长望子成龙,培训机构在贩卖家长焦虑
一家培训机构的资深教师王老师表示:“超纲、提前教学的问题一方面源于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一方面是培训机构在贩卖家长焦虑。”
王老师认为,对于一部分特别优秀的学生来说,课本内容过于简单,只有更深的内容才能引发他学习的兴趣。而对于绝大部分学生来说,应着力于真正消化、掌握课本内容和知识。
“所以,对部分孩子来说,超纲、超前教学有助于提高能力和学习兴趣,并非是坏事,因此也绝非一张禁令就解决的问题,弄不好,搞成了一场掩耳盗铃。我认为,最终还取决于家长能否真正了解自己孩子并依据孩子的情况合理选择的问题。”王老师说。
专家建议
家长应为孩子安排更丰富的暑假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祁占勇表示,过多的校外培训对学校教育是有副作用的,新学期开学后,或会造成不良学习习惯和行为。
祁占勇表示,自己也是一名学生的家长,家长的焦虑情绪、从众心理是整个社会造成的,都担心孩子会落后。建议家长更应该把孩子的暑期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教育的初衷就是不仅学知识更要长见识。暑期生活不要局限于知识学习,更要多安排体育类的项目,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安排社会实践类的活动。
如何监管?
 
 教育部门:登记名称开展调查 一旦属实立即停课
在走访中,华商报记者还发现,大部分培训机构针对新年级的课程直接以新年级标注。比如,针对新四年级学生的暑期班课表上直接标为“四年级”,这应属于逃避审查的方法之一。
近日,华商报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西安市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告知这属于培训机构所在区教育局职成科管辖范围,并告知电话。
华商报记者致电雁塔区教育局职成科,一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称:“按规定,只要教授学校没有教授的课程就属于提前教学。”她登记了涉嫌提前教学的培训机构名称,称马上展开调查,一旦属实,要求上述机构立即停课。
一家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对华商报记者说:“大部分培训机构都不会直接用新学期教材上课,而是自编教材,所以判定起来难度挺大的。”
  为何屡禁不止?
当下教育更需要釜底抽薪的政策
西安交大韩城学校总校长刘鹏说:“培训班应试强化、超纲学习、超前补课是教育部明文禁止的。我认为,政策的初衷是给国内过于火爆的补课市场降温。但在没有相应的考试评价选拔制度改革的基础下,仅严禁培训班超纲、提前补课,作用应该不是很大。对于家长、学生和当下的教育,我们更需要釜底抽薪的政策。”
唯分数至上的选拔评价体系导致校外培训班过热
刘鹏认为,在基础教育深陷唯分数选拔的当下,各类培训班利用家长的焦虑和恐慌,推出以重复机械训练为主、以短期提高成绩为目的的功利化培训科目,这类培训班从长远看,不仅不会帮助孩子学习,甚至还会扼杀他们学习的热情和兴趣。“所以出台政策规范这类培训班是十分必要的,可以给盲目的家长们降降温。”
但刘鹏也认为,在当前唯分数至上的选拔评价体系下,面对中、高考等考试压力,分数仍是学生的命根。“一纸禁令的后果可能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很可能不仅没禁住培训班超标、超前教学,还助推部分补习机构学费上涨。”
刘鹏认为给补习班过热降温釜底抽薪的政策,一是改变目前唯总分数至上的考试评价制度,采用多元性评价制度。另一方面,稀缺的优质基础教育资源如何更均衡地分配,也是导致当前补习班过热的根源之一,“要想办法做大蛋糕,加强供给侧改革,提供更多的优质基础教育资源。”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一纸禁令远远不够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祁占勇说,要杜绝假期超前补课,一纸禁令远远不够,实际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教育部门的政策多是规范和业务指导的作用,校外培训班讲授的内容更多的是社会教育范畴,而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在边界上并不是很清楚,这也给了培训机构很大的自主空间。 华商报记者 石铮
            window.onload=function(){ moretext(); }            asd1();
温馨提示:
论坛里发表的文章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6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生活在西安,爱上信息网。

©2001-2018 厦门优秀社区 http://www.uxiu.net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陕ICP备14005887号-6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2877366609Comsenz Inc.